人羽 已经秃了头的初三党

学生一枚,QQ门牌号3241464332,欢迎小姐姐们来撩,不过很少上,作业巨多。

烟雾叁

      .第二更
  
  12
  第二天
  “我出门了。”
  “绿谷路上小心点。”
  “注意安全。”
  绿谷看这两个将一切都为他准备好的人,幸福的笑了笑。
  “再见,妈妈,再见,狐。”
  开学的第二天,加油!
  昨天他将狐面带回家,母亲非常高兴,做了顿好丰盛的晚餐,并且答应狐面来家里住几天的要求。
  而狐面也很好的跟妈妈打成一团,现在妈妈已经开始给狐面说自己小时候的黑历史了。如果来的不是狐面而是猿或者大飞出的话,他一定会被笑一辈子的。
  13
  雄英虽然是培养英雄的地方,但普通高中的课,牠也是一点不落。
  不过那些课真的好无聊,绿谷拍了拍自己的脸,勉强打起精神。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下午。
  “我来也!”
  随着那人的脚步,绿谷仿佛听到了一种名为背景音乐的声音。
  “哇!是欧尔麦特!!”
  “他竟然来教我们了!!”
  绿谷看着讲台上的那人,并不像周围人那么激动,他近乎冷漠的看着讲台上的那人。
  他经历了那次事以后已经彻底想通,那样的答案很残酷,却也很真实。
  “我负责教你们的是……战斗训练!!”讲台上的人充满着激情,台下的人也同样充满着激情,只有三个人是例外。
  “穿上你们的战斗服!出发!去β场地!”
  14
  绿谷是第一个集合的人,他的衣服很简单,里面一套无袖紧身衣,短裤长靴,加一件外套。除了腿上那个金色的小环,看起来就像一件休闲服一样。
  “绿谷同学,你的……”欧尔麦特想说什么,却被绿谷堵了回来,“这是我的朋友送我的。”
  欧尔麦特有些愧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的眼神里再也没有初见时的激动,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冷漠,如同路人般的冷漠。他那时真的做错了。
  两人无言,同学们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哇,绿谷同学,这就是你的战斗服吗?”丽日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嗯,这是我朋友亲手为我做的。”这是狐面昨天晚上给他的,说是抵了住宿费。
  人都来齐了,大家分好队。让绿谷又一次的感叹着这真是上天的注定,他跟那位女孩,丽日御茶子分在了一块,而他们的敌人,就是爆豪和饭田君。
  冤家路窄吗?——这几乎是全班人的心声。爆豪开学第一天就揪住绿谷领子大声质问的场景,已经深深的刻入了他们的脑海里。
  15
  爆豪和饭田率先进入建筑中,丽日和绿谷则要在建筑外等待开始。其他所有人在监控室内观看他们的战斗。
  “绿谷同学,说实话我还是有些紧张呢。”丽日抓紧手中的地图。
  绿谷从外套兜里拿出一颗福神偷偷塞给他的糖,“吃颗糖就不紧张了。”
  丽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接过糖说了声谢谢。
  “绿谷同学,你的个性是什么?”
  「来了!」
  欧尔麦特竖起耳朵,虽然少年的档案上个性那一栏还是[无],但他可不认为少年真的还是个无个性。
  “我的个性你之前也看到过,不过那只是其中一种形式,我的个性有两种形式。如果用游戏里的话来表达的话,就是输出和回蓝。你之前看见的那个形式就是回蓝,如果一直回蓝而没有输出的话,就会造成能量过剩,就是俗称的奶吐了。”说完他抬起右手,一团浅黄色的火焰凭空出现在他的手心中。
  “这个形式就是输出,不过现在我还不熟练。”
  他不怕他的个性被欧尔麦特知道,他也不怕欧尔麦特怀疑他是其他组织最近才培养出来的间谍。他想让他知道,“你不能成为英雄”那句话到底错得多么离谱。
  16
  “好玩吗?”
  骗了我这么久,好玩吗?
  爆豪狞笑的看着眼前那人,手中不断迸溅出火星。
  他可不相信一个无个性能考入雄英的英雄班。
  绿谷有些戒备的看着他,生怕他下一刻会毫无预兆的扑上来。
  “回答我!”
  爆豪的耐心好像用尽了,不耐烦的冲绿谷吼道。
  “我以前都没有骗过你。”
  绿谷凝视着爆豪的双眼,突然笑了。
  “若不是那场意外,我也会以为自己是个无个性。”
  “所以,咔酱,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呢。”
  绿谷笑得一脸幸福,但爆豪却没有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情绪。
  他突然感觉到一丝烦躁,他觉得这个笑容很刺眼。
  想毁掉。
  “是吗?那就让我来见识一下你的个性吧。”
  说完,护手突然响了一下,他勾起唇,慢慢的抬起手。
  “雄英真是个好地方,这种东西都能做得出来。你很幸运,是第一个体会它威力的人。”只见他手像拉下了一个保险栓的东西,接着强劲的爆炸扑面而来。
  绿谷瞳孔骤缩,想用「烟雾」来吞噬掉爆炸,可惜慢了一步。
  巨大的爆炸将他向后冲去,那一刻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直到他撞在一个巨大的碎石上时,他才缓过神来。
  如果没有这件衣服,他现在可能会当场昏迷了吧。
  衣服仍旧完好无损,只是里面的那件紧身衣被炸开了几道口子。露出了里面那伤痕累累的肌肤。
  他突然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那道伤痕。
  “我真的,生气了。”他小声的喃喃道。
  爆豪一步一步的向他走来,“喂,喂,不会就这点能力吧,果然废久就是废久,哪怕是有个性了,还是这么弱啊。”
  等他走近时,他突然顿住了脚步。少年那白皙的脖子上有一道惊心的伤痕,哪怕是已经快好了,也能看出那道伤痕是多么致命。
  “废久,你……”
  绿谷从碎石上直起身,跳了下来,低下头,闷闷的说道:“只是[见证]罢了。”
  谁都没有发现,腿上的金色小环里慢慢的出现了几缕黑色的丝线,组成了一个奇怪的图形。
  绿谷抬起手,周围突然飘起一阵烟雾。
  “咔酱,我生气了,你刚刚那下好疼。”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爆豪嗤笑一声,“生气了?就你?”讽刺的含义不言而喻。
  爆豪突然冲上前,抓起绿谷抬起的那只手,想将他重重地摔在地上。
  绿谷周身燃起火焰,让爆豪不得不放开绿谷。
  接着火焰又迅速消失,这样爆豪很不满,为什么不继续使用个性,瞧不起他吗?
  绿谷迅速右手握拳,拳头上燃起火焰,接着向爆豪砸去。
  爆豪急忙抬手阻挡,巨大的冲击使他后退几步,绿谷没有任何停顿的左踢人爆豪防不胜防。
  爆豪的战意被彻底激起,他想使用个性来反击,却发现他的个性在遇到那若有若无的烟雾时,几乎是瞬间消失。
  他立马意识到这个烟雾有问题,向后蹬去,绿谷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向他的腹部打了一记直拳。
  剧痛席卷他的神经,使他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艹”
  他重重地砸在地上,他感觉他的腹部像破了个口子一样,背部也是火辣辣的疼。
  这废久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
  他艰难的直起身,看着绿谷慢慢地抬起头,那双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眼神中毫无一丝光芒,像一具人偶一样。
  绿谷一步一步的走了他的面前,蹲下身,他不甘心的瞪着对方,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做任何事,能直起身,就已经很勉强了。
  绿谷伸出手,将手搭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一点一点的收紧。
  “绿谷少年!请立马停止你的行为!”欧尔麦特焦急的声音穿来,使绿谷浑身一震,接着眼睛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他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的手此时还搭在爆豪的脖子上,他连忙放下手,一道刺目的痕迹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对不……”他还没说完,眼前突然一黑,便朝前倒了下去,倒在了爆豪的怀了,谁也没有发现,那几缕黑色的丝线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几乎是瞬间消失。
  爆豪看着倒在他怀里的少年,没有说话,也没有将他推开,只是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最后这一场试炼一英雄队的成功而结束。
  丽日运用自己的个性让饭田飘了起来,然后就没有任何阻拦的取得了胜利。
  
  
  
  
  emmm
  双更,迟到了
  前几天在疯狂的补作业,我的假期比别人短了好多(哭唧唧)
  在这里说一下欧尔麦特为什么没有阻止爆豪而阻止了绿谷。
  爆豪那一击他也没有想到,绿谷的那个动作让他觉得他是想杀了爆豪。
  今天我们附近的网都断了……一天不玩痒痒鼠心里好难受
     算了,我去睡觉了

[all出久]烟雾贰

      .第一更
  .已经开学了
  .之前说好的双更
  .好困,发完就去睡觉了
  6
  “个性掌握测试?!”所有人基本上都不敢置信,那个女生更是跳了出来,“入学典礼呢?校内介绍呢?”
  相泽消太背对着,用一种淡漠的语气说,“如果要立志成为英雄的话,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们参加那种悠哉悠哉的活动。”
  “雄英一贯有着自由的校风,这一点也适用于老师。”他转过身来,看着他们突然露出了一个不怎么美好的笑容。
  “接下来我们来测试体能,一共8项。最后一名,就退学。”
  “退学?!”几乎所有人发出了不敢置信的声音。
  “自由的校风同样适用于老师。”
  7
  相泽消太手里拿着一个球,“嗯……那个入学第一……爆豪胜已是吧……你初中垒球的最好距离是多少?”
  “67米。”
  “67米吗……那你使用个性……然后把这个球扔出去。”
  相泽消太将球扔给爆豪,爆豪抬手接住球,站在测试位置。
  为什么废久要一直瞒着自己。
  为什么废久会无缘无故的消失那么长时间?
  为什么废久会出现在这里?
  明明废久就是他的跟屁虫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好烦啊!
  所以,
  “去死!”
  球被爆豪扔了出去,带出了一尾的硝烟。
  “噗。”绿谷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去死?哈哈哈哈,咔酱这可能是在发泄今天他捂他嘴巴的愤怒,咔酱真是意外的可爱呢。
  “废久,你笑什么笑?!”爆豪听到笑声,立马转头,对着人群中的绿谷大喊道。
  “没,就是觉得咔酱好厉害,那一扔有700多米了吧。对吧,老师?”绿谷望向相泽消太,相泽消太点点头,“没错,705.2米。”
  接着绿谷转过头对咔酱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咔酱好厉害哦,不愧是咔酱。”
  “切”
  爆豪不自然的扭过头,以前这个人也是像这样子,眨着眼睛,用崇拜的语气说,咔酱好厉害哦。
  8
  第一项
  绿谷看着跟自己分在一组的爆豪,不禁感叹命运就是这么神奇。
  爆豪也很意外,不过他并不怎么在意。
  “开始!”一声令下,爆豪率先反应过来,双手放在后面,下一秒就跟火箭似的窜了出去。
  “爆速!”
  绿谷看着爆豪的背影,咔酱还是那么耀眼。他也向前跑去,仿佛要追上那个背影。
  “四秒一三。”
  “五秒零二。”
  绿谷弯着腰,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他这几个月前被他们带回去赋予了个性,之后虽然不断的练习,但还是弥补不了先天的底子差。
  爆豪看见他这幅模样,突然有些好奇他那失踪的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前的绿谷可是跑不出这样的成绩 。
  9
  接下来的测试绿谷有些吃力,相泽消太看着他,摇了摇头。
  体力不行,使用个性就跟一个新生儿一样。如果不是那个女生的救助分,到普通班里也说不定呢。他之前在普通班的报名表上看见了他的名字,真是幸运呢。
  他在绿谷的档案上写上一笔,接着就去看其他同学了。
  此时的绿谷站在一边,等待下一轮的测试。他看着自己的同学,果然,几个月的训练终究抵不上别人十几年的努力。
  再这么下去,他真的可能会被退学。狐面他们给的资料上可是有这位老师的‘光荣战绩’。将一个年级的学生开除什么的,绝不是说说玩玩而已的。
  他不想被开除,他不想让期待他的人失望,所以,不能输。
  他的个性并不适合使用在这方面,战场是发挥他个性的好地方。
  那就得拼尽全力了,像以前一样,拼尽全力。
  10
  垒球
  “绿谷出久。”
  “是!”
  他拿着球,掂了掂它的质量。
  垒球是一个以力量为基础,以速度为核心的投掷项目。所以若想扔得远,就必须考虑三个因素:出手速度,出手角度及出手高度。
  他必须将出手速度提高到最大化,才能使球扔得更远。
  他深呼吸一口气,做出摆球的姿势,最后猛地蹬腿、送髋、腰腹急震用力。动作一气呵成,快到让人只看见残影。
  相泽消太看着计数表上的数,有些惊讶,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个孩子并未使用个性,他突然有些兴奋,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705.3米。”
  众人有些震惊。
  “他刚刚……好像没有使用个性。”
  “他的动作太快了,可能是关于速度类的个性呢。”
  “不过他刚刚真的好帅,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好厉害…”
  他站回到一边,放松下来以后,右臂隐隐作痛,刚刚他将球快速扔出,提高速度扩大距离,代价就是韧带拉伤。
  此时那位∞女孩走了过来,有些羡慕的说,“你好厉害!竟然扔了那么远。”
  突然有一个女孩子跟他说话,他也是猝不及防,涨红了脸道,“哪里,没你扔的远。”
  爆豪看着这两人的互动,没由来的感到莫名的狂躁,他正想说些什么,相泽消太及时的喊道,“集合!”,他这才没有说什么。
  11
  绿谷忍着痛做完了接下来的测试。
  他觉得自己可能凉了,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没有出错。
  “最后一名……”
  相泽消太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好笑,“那个…退学什么是骗你们的。”
  “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们发挥最大的实力。”
  “这是合理的欺骗。”
  不,你的资料上并不是这么说的。
  临走时,相泽消太将绿谷叫住,得给他一张单子,“拿着这张单子去医务室,我看你的韧带似乎拉伤了,去找恢复女郎看看,别到最后有了后遗症。”
  绿谷接过单子,对这位班主任有了新的认识,不坏,关心自己的学生。
  也许被分到他的班还不错。
  12
  放学
  绿谷含着从恢复女郎那里拿来的糖,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他转过头,“饭田君?”
  “你好,绿谷同学,你的手臂还好吗?”
  “嗯…还好,恢复女郎把我手臂差不多治好了。”
  饭田还想在说什么,绿谷突然对他说道,“饭田君,明天见。”接着就奔向某一个地方。
  “明天…见。”
  绿谷那边
  “狐面?你怎么在这?”绿谷有些惊喜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来接你,不行吗?”狐面眯起他的狐狸眼,“刚刚那个人是谁?”
  “是同班同学而已,小面他们没跟你一起来吗?”
  “他们回须保市了,听说事务所里接到几个任务,他们去出任务了,留下我来照顾你,他们走的时候把钱也带走了,我回去的时候又被房东踢出去了,现在无家可归了,绿谷。”
  狐面眨了眨他那双狐狸眼,平时严肃的脸上现在尽是可怜。
  “那你不介意就跟我回家吧,妈妈应该会很开心我带朋友回家。”
  “当然不介意了。”

刚刚的那幅图好像是横着的,所以我就删了重发,抱歉。
上次说好的猫化梗
双更还有3p可能要等到25号以后
毕竟最近在疯狂补作业
而且最近有点脑子不够用
一个地方删了又删,改了又改
知道自己想写啥,可不知道怎么写
可能是因为自己补作业补到缺核桃了
赶紧喝一口六个核桃
谢谢大家的支持,已经200粉了
真的,刚开始有点不敢想象我这种人居然也会200粉
爱你们!

[all出久]迟到的七夕贺礼

     .绿谷狐狸设定
     .三人就爆豪不是妖怪
     .辣鸡文笔
     .写到最后满脑子黄色废料,我怕不是要废了
     .说好的双更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写了(才不是懒癌发作了)
     .双更还有3P,猫化,都会写和画的,绿谷九千多的真爱票

    

     1
  “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狐狸。”
  儿时的玩伴同绿谷说道。
  绿谷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没有反驳。这句话不知道前前后后有多少妖怪对他说过,并且还说他肯定活不长,但是他还活的好好的,说这话的妖怪去已经不见了。
  “不过我会保护你的。”玩伴坚定的话语让绿谷反应不过来。
  “你这么笨,就让我来保护你吧。”
  好吧,就让你来保护我。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要保护他。
  2
  “你个废久!耳朵和尾巴都露出来了!赶紧收回去!”
  “QAQ收不回去了…”
  “真是个废物。”
  男孩这么说着,将自己的帽子去下带在他的头上,把外套绑在他的腰上。
  “到家之前不准把东西摘了。”男孩凶巴巴的挥了挥拳头,他瑟缩了一下,扯了扯自己衬衫的衣角,有些不安的应道。
  在路上,男孩一直牵着他的手,生怕他走丢了。
  “啧,你真弱。”男孩突然转头看向他,“明明是一个神明,却弱的连自己的尾巴和耳朵都不能藏好。怪不得要人世代守护你。”
  “不是……咔酱……我其实能藏好的,只是今天是反溯日,我的妖力被压制了。”他有些心虚的反驳道,若不是他贪玩而忘了日子,就不会有刚刚那一出。
  “啧,不管今天是不是反溯日。你都弱的很,乖乖的做被保护的对象吧,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我会保护你……]
  很久之前,好像也有人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3
  爆豪家世代守护着一座神社。神社中供奉着一个神明,据说这个神明原身是个妖怪,当他为了一个村的人将洪水改道,人们为了报答他,修建起了神社,由村长一家担任起守护人的职位。
  4
  绿谷便是那个原身为妖怪的神明。
  他与别的神明不同,妖怪的出身让他在神明中备受鄙视,但九尾妖的血脉却让他在妖怪中备受尊敬,甚至是畏惧。
  他成为神明之后,依稀记得成为神明之前,有一个说要保护他的友人,可时光流逝,那位友人,早已不知去向。
  5
  十几年过去。爆豪胜已已经是个高中生,他与爆豪一起上学,不断的吸取新社会的知识。
  曾经那个誓言爆豪一直没有忘记,他说过要保护他一辈子,他没有失言。
  绿谷由于血脉的原因所以备受异性的喜欢,这遭到了很多同性的敌视。
  被拉进小巷子和树林都是很常有的事情,这时候爆豪就会及时出现,三下五除二的将他们打倒,然后拉着他回家。
  “切,一群垃圾也想欺负老子的人,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嚣张的话语传遍整个学校,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将绿谷拦住。
  6
  今天神社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那位客人一身军装。肩膀上一排的勋章标示着他的功绩。
  “轰将军,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这一任的守护者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位将军,有些拿不准他的来意。
  “我想见你们神社的主人。”轰面无表情的吐出这句话。
  守护者笑容僵了一下,随后又道,“您不是看过了吗?大殿之中,那就是这间神社的主人。”
  “我要见他本人。”
  守护者的笑容完全维持不住了,他冷声道,“如果您是来找茬的,恕我不能奉陪了,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在这里奉陪了。”
  说完便起身要走,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大吼,“老头,我们回来了!”
  这时轰像感觉到什么一样,快步走出门,看见一个黄发少年正拉着绿发少年站在门口的画面。
  他一眼认出了那个绿发少年,几百年了,他的容貌还像以前一样,只是稍显稚嫩了些。
  “绿谷。”
  他突然出声,绿发少年有些戒备的看着他,不明白这人身上为什么有那么重的妖气。
  7
  几百年前。
  他们曾是好朋友,那时的他们亲密无间。
  几百年后。
  他们站在对方的面前,曾经的伙伴却再也认不出他了。
  8
  “绿谷,对不起。”
  他将绿发少年抱入怀中,当年他被父亲带回,未能跟少年说一声再见,如今见到他,满心都是愧疚。
  爆豪一把将他们俩拉开,将绿谷护在怀中,面色不善的对着眼前的人说道,“你是谁?”
  他回复了一下情绪,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我叫轰焦冻,是现任的少将。也是绿谷儿时的玩伴。”
  “放屁!我跟绿谷一起长大,我怎么不知道!”那个少年凶恶的开口。
  绿谷看着眼前红白两色头发的少年,觉得莫名的熟悉。
  [我会保护你……]这句话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成为神明之前的记忆全部想起,他有些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轰!是你!”
  轰点了点头,忍下心中的激动,“对,是我,我回来了,回来履行我的承诺。”
  爆豪这时才想起,绿谷是神明,神明拥有漫长的岁月。
  所以,这个少将不是人,他得出这样的结论。而且可能还是来抢人的, 他又得出一个结论。
  9
  之后
  全国最有潜力的少将宣布退役,他声称自己受了很严重的伤,要隐居在神社内休养生息。
  这让很多粉丝又喜又悲,喜的是这样少将就能离他们更近,可以离的很近去吸少将的颜。悲的是最有潜力的少将宣布退役,国家又痛失了一个
良才。
  10
  此时少将并没有管这些,他将刚做好的猪排饭端上桌,满意的看着少年发亮的眼睛,宠溺的笑了笑,“快吃吧,再不吃就凉了。”
  正当少年准备开吃时,一碗猪排饭突然进入他的视线,他顺着猪排饭向上看去,腥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老子亲手做的猪排饭,你敢不吃?嗯!”最后一个音符微微上挑,让人莫名的感觉背后一凉。
  “咔酱,轰!你们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们为我这么大费周折。”少年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两人表示受到了1万点暴击。
  11
  今天的神社很热闹。
  今天的绿谷也很慌。
  理由是今天他被两个人堵在门口,被迫听了一大堆的废话,然后就被两个人表白了。
  被表白了。
  表白了。
  白了。
  了。
  绿谷觉得今天是睁错了眼睛。
  看着轰可怜的表情和爆豪恐怖的表情,他觉得他的脑袋可能有点不够用了。
  这是送命题吧。
  12
  他的沉默让两位焦急万分。
  最后竟然各退一步,共享绿谷。
  绿谷:???(黑人问号脸.jpg)
  然后绿谷晚上就尝到不选择的后果。
  第二天他捂着腰躺在床上,如果不是狐族的血脉,他可能就在昨天晚上被这两个人干死了。

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这算是迟到的七夕贺礼吧。
昨天回老家,本来想待上几天的,结果我妹回来了,然后我就回来了。
emmmmm我怕我妹。

嗷嗷嗷嗷!!!
快投天使!!!
投小天使,我就双更!!!
求求你了!!!
啊啊啊啊啊!
如果小天使晋级了,我就写3p!!
还有画3p!!!还有猫化梗!!!
还有七夕段子!!!
求求你了!!!
(疯狂呐喊)

[all出久]烟雾壹

.all出久,不喜勿喷
.有什么疑问尽管在评论区留言,我会解答的
.绿谷进8强了!!!
.会稍黑久,但不是纯黑久
.中长篇吧(可能?)
.好饿啊,自割大腿肉吃

      1
  熊熊烈火贪婪的吞食着他的身体,他已经发不出声了,脖子上触目的血痕昭示着他所经历的事情。
  烟雾进入他的气道,使他只能不断的咳嗽甚至干呕。
  「要死了吗?」
  「不想死。」
  「妈妈还在家等我。」
  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不断的挣扎,想要站起来,可却只是动了动身体。
  「谁来救救我」
  “姥!你看!这里有一个小孩!看他被烧成这样,好可怜哟!”
  “同情是种没用的情绪,舍弃掉吧。”
  「请救救我」
  “狐面!要不要救救他?”
  “……”
  无声的沉默让他的希望彻底破碎。
  接着便被一只大手包裹起来,之后便没有了任何意识。
  2
  “大飞出,不要再一惊一乍的了,你又吓到我了。”一个面容稚嫩的少年对着另一个微胖的少年抱怨道。
  “我吓到你了吗?哦,那对不起,我这人就这样。”微胖的少年毫无诚意的回答。
  “你们不要闹了,今天是出久考上雄英的日子,一起过来帮忙!”稍年长的少年眯着自己的狐狸眼,不悦的说道。
  “知道了,狐面。”两个少年顿时架也不吵了,一个个夹着尾巴跑去帮忙。
  狐面看着这两个人,烦躁的揉揉眉心,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孩子气,都在一起生活了几百年了,为什么还是不能和和谐谐的呢?
  “狐面,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绿发少年端着一盘菜朝他走来。
  “不,刚刚猿和大飞出又吵起来了,这两个家伙,就像八字不合一样,整天吵架。”狐面叹了口气,“他们什么时候能像出久你一样乖就好了。”
  “那你肯定是等不到那一天了。”绿谷笑着开口,狐面摸了摸他的头顶,“好啦,今天的小主角,这种粗活累活就不用你干了,好好坐那吧。”说罢便将绿谷手上的盘子拿在自己手里,向餐桌走去。
  “今天的小主角,恭喜你拿到了你最想要的东西。”一脸笑嘻嘻的福神走了过来,像变魔法一样的从身后变出了一把棒棒糖。
  “这是你的奖励哦。”福神笑着将手中的糖塞到绿谷的衣服兜里,“别被他们发现了,这是我背着他们买的,他们要发现了,我肯定就遭了。”
  “哎!你们怎么还不过来?在那说什么呢?是不是福神你又藏糖了?”餐桌旁将一切布置好的小面朝他们喊到,福神下意识的回答,“我没有藏糖!”
  3
  餐桌上,姥像一个老妈子一样的叮嘱着一切,狐面时不时插几句补充,大飞出和猿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吵闹着,福神和蝉丸一笑一哭的吃着菜,小面一直向绿谷的碗里夹菜。
  突然姥正色道,“去了学院要与一些同学打好关系,记住能不闹僵的尽量不要闹僵,别人要跟你做朋友,你就答应他,他们也许会伤害你,不过你身后还有我们,我们永远是你的亲人。友谊这种随时可能会被背叛的东西,舍弃掉吧。”
  这一番话使得一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停一下筷子,看着绿谷出久,“出久,你的个性是我们赋予你的,所以你是我们的,不许你跟别人走。”孩子气的猿开口,双颊微微鼓起,“如果你背叛我们,我们会生气的。”
  绿谷好笑的摸了摸他的头,“你们就是我,我就是你们。谈什么背叛?”
  见此,众人松了一口气。接着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继续刚才的热闹。
  4
  绿谷出久回到家时已经深夜,当他打开家门时,母亲正一脸焦急的站在玄关处,见到他回来,连忙松了口气。
  “小久你怎么才回来,吓死妈妈了。”绿谷引子有些担心的看着绿谷出久,“小久,怎么样了?”
  绿谷出久看着妈妈这个样子,突然鼻尖一酸,“妈,我考上了。”说完抱住绿谷引子,大哭了起来。
  在他没有遇到他们之前,他只是一个无个性,在这个80%都是个性的世界里,他免不了被受欺负,他也心灰意冷过,他的母亲不断的鼓励他。现在,他遇到了他们。他也有了个性,就让他来做只属于她的英雄吧。
  绿谷引子拍了拍绿谷出久的背,“傻孩子,是一件好事呀,哭什么?”说完,她也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
  “不哭不哭了,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做你最喜欢吃的猪排饭。”说完便急匆匆的走向厨房。
  绿谷抬了抬手想阻止,但最终却放下了,虽然他不饿,但母亲的好意,怎么能拒绝呢。
  然后他就为他的行动付出了代价,吃完猪排饭后,他已经胀到不想说话。
  看着母亲充满幸福的脸,一切都不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5
  当第二天他来到学校时,他不知该说一句这是上天的注定还是命运者的愚弄。
  黄色的爆炸头如此显眼,那人正用熟悉的语气与另一位戴着眼镜的少年争吵着。
  突然,两人停止了争吵。那位可以称得上发小的男生用特别惊悚的语气喊道,“废久?!”
  连称呼都如此熟悉,他扬起头,嘴角挂起一抹熟悉的笑容,“呀,是咔酱呀,好久不见,既然跟你分到了一个班里了,以后请多多关照啦。”
  可爆豪丝毫没有领情,快步走到绿谷的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废久,你为什么在这里?!你不是没有个……”后面的话被一双温暖又柔软的手挡住。
  爆豪震惊的看着他面前的人,只见那人嘴角斜斜翘起,用这只有他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这是只属于你我之间的秘密哦,所以……”
  “咔酱,你可不可以放开我?”这句话的音量全班人都能听得见,绿谷已经将手放下,眨着那双透亮的绿眼睛。爆豪发誓他绝对没有在里面看见他自己,哪怕那眼睛再透亮,那双眼睛里,只映出那无形的烟雾。
  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明明这个面前的人是他的发小,可那么一瞬间却好像面前站的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虽然他们已经几个月没有见面,但几个月的时间根本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他松开抓住绿谷衣领的手,不满的“切”了一声,但没有在说什么。
  “咦!你就是那天那个救了我的男生!”绿谷转过头,身后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女生。
  那女生看他转过头后,更加兴奋了,“真巧!我们竟然在同一个班!”
  女孩扑闪的眼睛让绿谷有些不好意思了,“你那天真厉害呀!你手那么一挥,就突然出现很多烟雾,接着那个假想敌就消失了。你真的好厉害啊!”
  绿谷第一次这么近的和女生对话(除了小面),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而爆豪却注意到那女生所说的烟雾二字,废久什么时候有了个性,而且听起来很强大。
  “想玩找朋友的话,可以去别的地方。”一道声音打断他们的对话,也打断了爆豪的思考。“这里可是英雄科。”
  绿谷有些汗颜,这个应该就是他们的班主任了。不过…这个出场方式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虽然狐面给的资料中有这位英雄的资料,但却少之又少。可见他并不喜欢出现在大众面前,所以还不能轻举妄动。
  相泽消太拉开睡袋的拉链,绿谷走上前去,对他伸出手,“需要帮忙吗?”相泽消太愣了几秒,他没有料到少年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他反应过来后很自然的借着少年的手站了起来,少年的手是温暖的,柔软的。
  “谢谢。”
  等他站起来后,环视了教室一周,然后开口道,“我是你们今后的班主任相泽消太,请多多指教。”
  果然……
  “阿…也不说那么多废话了,把这个穿上,然后来操场集合。”说着相泽消太从睡袋里拿出几套衣服。

最近好饿,打算自割大腿肉。大概是个中长篇。名字叫烟雾。
姿势有参考。
小天使有两个个性,烟雾和火焰。所以最大的克星就是水系。
其中七面是根据面灵气的设定。
七面事务所只有八个人。
小天使经常会穿无袖紧身衣,脖子也半遮的那种,因为那场火灾所留下的烧伤和割伤仍然留在身上。
小天使的性格会有所改动,但并不是纯正的黑久设定,善恶分明,属于那种别人对他好,他也会对别人好的性格。
小天使对自己个性的掌握程度也会像动漫里的一样逐步的提升,并不是那种一开始就很强大的。
cp的话我个人最喜欢轰出和相出,然后是胜出,出茶出,饭出,切出,上出和敌出。
如果还有什么疑问,请在评论区提问,我看见的话会解答的。
谢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刚刚给我朋友看一个大大发的饭出的同人图,她说好像父子呀
突然我也这么觉得了
(不得了不得了)

[all出久]小天使生日快乐!

      .小天使生日快乐!
  .内含胜出,微量轰出
  .最近在b站上看手书,胜出好虐,轰出挺甜的
  .内涵阴阳师设定
  .文笔超差
  
  
  
  “飒”
  锋利的伞剑划破空气,直逼那人的眉心,却猛地停在半空,穿着斗篷的男人将伞剑缓缓放下。
  “我忘了,这里还有小孩子呢。”温柔的声音从男人的嘴里脱出,带着一丝安慰的语气。
  他收起伞剑,不顾身后男人的惊恐,将一头黄色短发的男孩抱入怀中,远离了这个地方。
  “没事儿了,已经没事了哟,不要害怕。”他轻轻抚摸怀中男孩的短发,有些扎手。
  他是死去母亲的怨气所化出的妖怪,所以他非常喜欢小孩,却因自己化形后是男性而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爆豪抬起头,看着将自己抱入怀中的男人,明明是个男人,却意外的看起来很可爱,摸着自己头的手很温柔,跟妈妈完全不一样。
  刚刚是这人救了他,如果不是这人,他现在可能会被人卖到别的地方,永远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了。
 
  
  他将男孩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是和你妈妈走散了吗?”
  男孩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我找不到我的妈妈了,刚刚那个叔叔说他知道我妈妈在哪。”
  男人拍了拍他的头,“那叔叔现在陪你去找你的妈妈,好吗?”
  男孩用力的点了点头,这让他很诧异,“你不害怕我像刚才那个叔叔一样吗?”
  男孩却用力的摇了摇头笑着回答,“因为你刚刚救了我呀,所以你是个好人。”
  他默默的捂着心口,小孩的眼里满是信任。
  他拉起男孩的小手,在空气中嗅了嗅,虽然他不是犬妖,但是他对于气息特别敏感。
  远处突然传来与小孩相同的气息,她拉着男孩向那里走去,果不其然,那里有一位和男孩发色相同的母亲在原地焦急的转圈,男孩看见母亲,便松开他的手朝妈妈扑去。
  “妈妈!”
  那名母亲连忙接住男孩,抱在怀里,大哭起来。
  “我以为差点要失去你,你跑去哪里了,坏孩子。”
  男孩擦了擦母亲脸上的眼泪,“我刚刚遇到了坏人,这个叔叔刚才救了我。”
  这时那名母亲才发现,跟自己孩子回来的还有一个男人。
  “实在太感谢您了!”那名母亲擦干眼泪,对着男人连忙道谢。
  当她抬起头来时,发现眼前的男人和自己的好友有几分相似。
  “请问,您是?”
  “我只是一个比较喜欢小孩的人。”
  说完,他便已摸到了人群中,再也找不见身影。
  那名母亲咽下接下来的话,拍了拍自己儿子的头,她有种预感,他们也许还会再见面,那么到那时,再请他来家里坐坐也不晚。
  
  过了一段时间,自己的好友来她家做客,手里牵着一个与自家儿子一样大的男孩时她有些差异。
  “出久,跟阿姨问个好。”好友拍了拍男孩。
  “阿,阿姨好。”男孩揪着好友的衣角,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她竟觉得有些眼熟。
  “引子,他是……”
  “你忘了?他是我的孩子啊,小时候因为体弱多病把他送回老家,现在他的身体好了,我也把他接了回来。”绿谷引子摸着男孩的头,语气温柔的说。
  爆豪光已没有再说什么,也许是她真的记错了。她将自己的孩子叫出来,对着绿谷出久说道:“这是阿姨的儿子,叫小胜,以后你可以跟他玩。”接着又对自己的孩子说道:“这是引子阿姨的孩子,以后不能让别人欺负他哟,同时你也不能欺负他,要是我知道你欺负他,我就会打你。”
  小胜一脸兴奋,“知道了妈妈!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他的!”现在就拉着绿谷出久的手向外跑去。
  “这!真是……”爆豪光已无奈的叹了口气,绿谷引子却笑了笑,“真是有活力呢。”
  
  “我,我可不可以叫你咔酱?”绿谷出久一脸怯怯的望着眼前这个跟他一样大的男孩。
  “当然可以。”
  所以,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
  很幸运,爆豪在四岁时觉醒了个性,那是一个很强大的个性,足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的个性。
  而绿谷出久,却没有个性。但性格却很温柔,经常保护那些比他还弱小的孩子,结果受一身的伤,往往每次都要自己善后,真麻烦。
  爆豪这么想着,但手里的动作丝毫没有减慢。听着废久那一声声“咔酱好厉害!”“咔酱好棒!”他没由来的自豪。
  废久,我说过,你以后由我来保护。
  
  当他在班里看见绿谷出久时,他差点没疯掉,英雄是一个高危职业,这个班迟早都要成为英雄,他一个无个性来这里做什么?!找死吗?!
  “废久!你怎么在这?!”他不敢置信的抓着绿谷的衣领,大声质问道。
  “这位同学!请不要这样做!大家都是同学!要和平相处!”一个眼镜男突然出声制止。
  “闭嘴!”你懂什么?!他来这简直就是找死!
  “咔酱,我不想一直都被你保护,我也想保护你,想保护那些我要保护的人。”
  “啧”他放下绿谷出久的衣领,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再理会任何人。
  当他看到出久的武器时,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从心底涌上来,那是柄伞剑,当出久拿起伞剑战斗时,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曾经也有一个男人,像这样挥剑,只为保护身后的弱小。
  随着时间的流逝,出久越来越强大,被他吸引的人也越来越多。
  
  医院的消毒水味很难闻,非常难闻。
  “病人急需血液供给,你们谁是o型血?”
  “我是!”那个半边脸家伙边说,别人把自己的袖子往上卷。
  “我是o型血,抽我的,抽多少都没问题。”表情是少见的慌乱。
  
  爆豪一直坐在那,当那瘦弱的身躯与脑海中的印象融合,他就已经回想起那时的事。男人将他从人贩子手上救了下来,而少年却从敌人手上把他救了下来。
  这应该是第二次。
  说什么要保护他,结果重伤的人却不是自己。
  
  当出久醒来的时候,眼前白茫茫的,空气中消毒水味道提醒他这是医院。他偏过头,看见一个黄色的头。
  “咔酱…”
  那人听到他的声音迅速的抬起头,脸上满是泪痕,“废久…以后别这样了,好吗?”语气是少见的温柔。
  
  我变强,是因为我想保护你
  你不在了,我变强还有什么用
  
  end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写到后面我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
  emmm绿谷的设定是参照了阴阳师里的姑获鸟
  文中绿谷妈妈一直没有孩子,小天使是由死去母亲的怨念化身的妖怪,所以理解绿谷妈妈的心情,所以他便化身为绿谷妈妈的孩子,改变了绿谷妈妈的记忆,跟绿谷妈妈相处久了,让他渐渐的忘记了自己是名妖怪,身为妖怪的记忆被他封存。
  刚开始咔酱的妈妈看见绿谷出久时就已经觉察出这是救了咔酱的人,但是看着好友幸福的脸,她决定了隐瞒。
  文笔真的是烂到爆炸,感觉想表达的都没有表达出来。
  最后说一句
  小天使生日快乐!
  爱你!

第四天
第一个ssr
是妖刀姬啦
她来我这我感觉特别神奇
前一天做梦梦到她
梦到我抽卡抽到两个ssr
一个是她,一个是酒吞
她当时把刀架到我脖子上
问我“你是要我还是要酒吞?”
你都把刀架我脖子上了,我能选谁?
然后我说要你
结果第二天因为不在状态被家长骂了
当时被骂的想自残
准备抽完一张卡就卸载游戏
结果抽到了她
接下来陆陆续续的ssr基本上都是我现实中受挫了呀受伤了呀,每当准备想卸载游戏的时候,都会抽到她们。
都是些御姐。
抽完以后感觉心情特别治愈
御姐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