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羽 已经秃了头的初三党

学生一枚,QQ门牌号3241464332,欢迎小姐姐们来撩,不过很少上,作业巨多。

[all出久]烟雾壹

.all出久,不喜勿喷
.有什么疑问尽管在评论区留言,我会解答的
.绿谷进8强了!!!
.会稍黑久,但不是纯黑久
.中长篇吧(可能?)
.好饿啊,自割大腿肉吃

      1
  熊熊烈火贪婪的吞食着他的身体,他已经发不出声了,脖子上触目的血痕昭示着他所经历的事情。
  烟雾进入他的气道,使他只能不断的咳嗽甚至干呕。
  「要死了吗?」
  「不想死。」
  「妈妈还在家等我。」
  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不断的挣扎,想要站起来,可却只是动了动身体。
  「谁来救救我」
  “姥!你看!这里有一个小孩!看他被烧成这样,好可怜哟!”
  “同情是种没用的情绪,舍弃掉吧。”
  「请救救我」
  “狐面!要不要救救他?”
  “……”
  无声的沉默让他的希望彻底破碎。
  接着便被一只大手包裹起来,之后便没有了任何意识。
  2
  “大飞出,不要再一惊一乍的了,你又吓到我了。”一个面容稚嫩的少年对着另一个微胖的少年抱怨道。
  “我吓到你了吗?哦,那对不起,我这人就这样。”微胖的少年毫无诚意的回答。
  “你们不要闹了,今天是出久考上雄英的日子,一起过来帮忙!”稍年长的少年眯着自己的狐狸眼,不悦的说道。
  “知道了,狐面。”两个少年顿时架也不吵了,一个个夹着尾巴跑去帮忙。
  狐面看着这两个人,烦躁的揉揉眉心,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孩子气,都在一起生活了几百年了,为什么还是不能和和谐谐的呢?
  “狐面,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绿发少年端着一盘菜朝他走来。
  “不,刚刚猿和大飞出又吵起来了,这两个家伙,就像八字不合一样,整天吵架。”狐面叹了口气,“他们什么时候能像出久你一样乖就好了。”
  “那你肯定是等不到那一天了。”绿谷笑着开口,狐面摸了摸他的头顶,“好啦,今天的小主角,这种粗活累活就不用你干了,好好坐那吧。”说罢便将绿谷手上的盘子拿在自己手里,向餐桌走去。
  “今天的小主角,恭喜你拿到了你最想要的东西。”一脸笑嘻嘻的福神走了过来,像变魔法一样的从身后变出了一把棒棒糖。
  “这是你的奖励哦。”福神笑着将手中的糖塞到绿谷的衣服兜里,“别被他们发现了,这是我背着他们买的,他们要发现了,我肯定就遭了。”
  “哎!你们怎么还不过来?在那说什么呢?是不是福神你又藏糖了?”餐桌旁将一切布置好的小面朝他们喊到,福神下意识的回答,“我没有藏糖!”
  3
  餐桌上,姥像一个老妈子一样的叮嘱着一切,狐面时不时插几句补充,大飞出和猿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吵闹着,福神和蝉丸一笑一哭的吃着菜,小面一直向绿谷的碗里夹菜。
  突然姥正色道,“去了学院要与一些同学打好关系,记住能不闹僵的尽量不要闹僵,别人要跟你做朋友,你就答应他,他们也许会伤害你,不过你身后还有我们,我们永远是你的亲人。友谊这种随时可能会被背叛的东西,舍弃掉吧。”
  这一番话使得一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停一下筷子,看着绿谷出久,“出久,你的个性是我们赋予你的,所以你是我们的,不许你跟别人走。”孩子气的猿开口,双颊微微鼓起,“如果你背叛我们,我们会生气的。”
  绿谷好笑的摸了摸他的头,“你们就是我,我就是你们。谈什么背叛?”
  见此,众人松了一口气。接着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继续刚才的热闹。
  4
  绿谷出久回到家时已经深夜,当他打开家门时,母亲正一脸焦急的站在玄关处,见到他回来,连忙松了口气。
  “小久你怎么才回来,吓死妈妈了。”绿谷引子有些担心的看着绿谷出久,“小久,怎么样了?”
  绿谷出久看着妈妈这个样子,突然鼻尖一酸,“妈,我考上了。”说完抱住绿谷引子,大哭了起来。
  在他没有遇到他们之前,他只是一个无个性,在这个80%都是个性的世界里,他免不了被受欺负,他也心灰意冷过,他的母亲不断的鼓励他。现在,他遇到了他们。他也有了个性,就让他来做只属于她的英雄吧。
  绿谷引子拍了拍绿谷出久的背,“傻孩子,是一件好事呀,哭什么?”说完,她也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
  “不哭不哭了,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做你最喜欢吃的猪排饭。”说完便急匆匆的走向厨房。
  绿谷抬了抬手想阻止,但最终却放下了,虽然他不饿,但母亲的好意,怎么能拒绝呢。
  然后他就为他的行动付出了代价,吃完猪排饭后,他已经胀到不想说话。
  看着母亲充满幸福的脸,一切都不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5
  当第二天他来到学校时,他不知该说一句这是上天的注定还是命运者的愚弄。
  黄色的爆炸头如此显眼,那人正用熟悉的语气与另一位戴着眼镜的少年争吵着。
  突然,两人停止了争吵。那位可以称得上发小的男生用特别惊悚的语气喊道,“废久?!”
  连称呼都如此熟悉,他扬起头,嘴角挂起一抹熟悉的笑容,“呀,是咔酱呀,好久不见,既然跟你分到了一个班里了,以后请多多关照啦。”
  可爆豪丝毫没有领情,快步走到绿谷的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废久,你为什么在这里?!你不是没有个……”后面的话被一双温暖又柔软的手挡住。
  爆豪震惊的看着他面前的人,只见那人嘴角斜斜翘起,用这只有他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这是只属于你我之间的秘密哦,所以……”
  “咔酱,你可不可以放开我?”这句话的音量全班人都能听得见,绿谷已经将手放下,眨着那双透亮的绿眼睛。爆豪发誓他绝对没有在里面看见他自己,哪怕那眼睛再透亮,那双眼睛里,只映出那无形的烟雾。
  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明明这个面前的人是他的发小,可那么一瞬间却好像面前站的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虽然他们已经几个月没有见面,但几个月的时间根本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他松开抓住绿谷衣领的手,不满的“切”了一声,但没有在说什么。
  “咦!你就是那天那个救了我的男生!”绿谷转过头,身后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女生。
  那女生看他转过头后,更加兴奋了,“真巧!我们竟然在同一个班!”
  女孩扑闪的眼睛让绿谷有些不好意思了,“你那天真厉害呀!你手那么一挥,就突然出现很多烟雾,接着那个假想敌就消失了。你真的好厉害啊!”
  绿谷第一次这么近的和女生对话(除了小面),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而爆豪却注意到那女生所说的烟雾二字,废久什么时候有了个性,而且听起来很强大。
  “想玩找朋友的话,可以去别的地方。”一道声音打断他们的对话,也打断了爆豪的思考。“这里可是英雄科。”
  绿谷有些汗颜,这个应该就是他们的班主任了。不过…这个出场方式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虽然狐面给的资料中有这位英雄的资料,但却少之又少。可见他并不喜欢出现在大众面前,所以还不能轻举妄动。
  相泽消太拉开睡袋的拉链,绿谷走上前去,对他伸出手,“需要帮忙吗?”相泽消太愣了几秒,他没有料到少年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他反应过来后很自然的借着少年的手站了起来,少年的手是温暖的,柔软的。
  “谢谢。”
  等他站起来后,环视了教室一周,然后开口道,“我是你们今后的班主任相泽消太,请多多指教。”
  果然……
  “阿…也不说那么多废话了,把这个穿上,然后来操场集合。”说着相泽消太从睡袋里拿出几套衣服。

评论(5)

热度(53)